今年今天没有接到任何广告订单-长丹新闻网-健康新闻网
点击关闭

客户一个-今年今天没有接到任何广告订单

疫情拐点将出现

不過,2月14日前,大牌們的廣告投放力度遠遠低於去年。一名擁有數十萬粉絲的時尚博主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今年2月14日沒有接到任何廣告訂單,往年2月14日前期會接到不少手錶、護膚品、香水、巧克力等品牌的投放訂單。「博主不能出門拍素材,家庭場景的限制比較多,品牌方在選擇博主的過程中就取消項目了。」近期她的收入減少了近八成。「不過,已經接到了一些品牌打算投放在三八婦女節的廣告,疫情結束之後可能回暖。」

上述員工稱,雖然公司定位為互聯網公司,線上平台主要用以導流,客戶簽約下單還是在線下門店居多。目前線下店都不能開門營業,錯過這個旺季,意味着流失大批新訂單。「目前還沒有裁員,但老闆一直威脅,不好好上班就要裁員。」

雲南斗南花卉產業集團企劃運營總監董瑞在接受梨視頻採訪時稱,往年2月上旬的鮮花交易額每天有2500萬元左右,從2月3日開始進入交易高峰,延續到2月12日;今年只有2月10日、11日這兩天算是高峰,供應量、交易量只有去年的30-40%。

這家相親婚戀公司擁有APP和小程序等線上平台,以及十幾家線下門店,走的是O2O模式——以線上平台為流量入口,在線下開設多家門店,提供「紅娘」和客戶對接溝通的場所。據官網介紹,其付費會員超過千萬。

根據京東提供的銷售數據,今年2月14日前禮品首選是美妝護膚,2月8-12日成交額同比上升36%,單日平均成交額是春節期間的3.73倍。

飛豬單體酒店業務總經理張嶸對《財經》表示,目前全國大部分酒店均在停業狀態,海南、浙江、廣東等地酒店約有7成以上停業,華北、雲南停業比例更高,2月14日的損失慘重。

王蕭蕾了解到,有些婚慶公司已經遇到客戶退單退款的情況,婚禮紀幫助組織延長合同有效期,穩定客戶和訂單。婚禮紀的盈利模式和天貓類似,收入來自商家入場費、訂單的利潤分成以及其他服務和技術類產品。因此,它和平台上的商家是榮辱與共的關係。

疫情無意間推動婚慶數字化雖然不能按傳統方式度過2月14日,但人們表達感情的需求總是存在。整體而言,線上的、數字化的平台和產品承壓較小,甚至無意間獲得了一個新的機遇。

各地對疫情嚴防死守,女士們在辦公室收到一束玫瑰、接受同事們注目禮的戲碼,不太可能上演了。由於市場低迷,今春中國鮮花市場受到重創,數百萬枝玫瑰被銷毀。

疫情把情侶們阻隔成了牛郎和織女,見不到面,唯有相互快遞一份禮物。奢侈品電商寺庫為了備戰2月14日,從2月5日推出了同城極速達服務,北京用戶購買指定奢侈品可實現五環內2小時送達。購買數據顯示,2月14日前後使用此業務的用戶多集中在朝陽、西城、海淀等區域,普拉達(Prada)和菲拉格慕(Ferragamo)的手拿包等產品最受消費者喜愛。

受疫情影響,全國多地已暫停婚姻登記。祝贇說,原本定於2、3月份舉辦的婚禮都取消了,所有客戶推遲到五月以後再辦婚禮。這意味着已經簽約的單子,也因為無法提供服務,近期收不到預付款和尾款。目前,每月30多萬元的房租和人力成本都需要自己墊付。

除了這類即時消費,中長周期服務型的婚慶和相親婚戀行業也十分依賴於2月14日前後的旺季。「一般來說,春節之後到2月14日都是我們的旺季,因為過年回家被催婚、受打擊的年輕人,一過完年就會來相親。」一位不願具名的相親婚戀公司員工對《財經》記者表示,但是今年受疫情影響,公司已經通知員工,延遲半個月發放工資,手上的資金先結算1月的推廣費。

線上結婚服務平台「婚禮紀」面對疫情挑戰時,依然保持樂觀。該公司品牌負責人王蕭蕾接受《財經》採訪時表示,平台上很多商家還不能復工,婚禮紀就組織了三場直播公開課,為商家培訓數字化運營的內容,每場有近千個商家參与。

對於另一些以愛情為核心產品主題的行業來說,受到的影響不僅僅在2月14日這一天。婚慶公司、相親公司面臨的是至少三個月的考驗,雖然結婚和相親需求只是被延期而非減少,但一眾小微企業可能因資金鏈斷裂而消失在這個春天。不過也有線上結婚服務平台認為,正如電商行業在2003年非典逆勢崛起,此次疫情將利好婚慶行業的數字化。

「以前婚慶公司覺得把線下店經營好就行,現在逐漸意識到做虛擬店的重要性。」王蕭蕾說,如同2003年非典時期電商行業逆勢崛起,此次疫情或許無意間推動了婚慶行業的數字化趨勢。

他表示,今年的花卉整體價格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,往年A級玫瑰花每枝價格至少2.5元,最高可達5元;今年每枝不到1.5元。同時,物流成本上漲超過兩倍。需求低、供應少、物流不暢、運輸價格極高,這種情況下,花農和供應商都不願意做吃力不討好的生意,僅僅2月10日,就有100多萬枝玫瑰被銷毀。

雲南斗南花卉市場數據顯示,2020年2月14日前後,花卉交易量、供應量不足2019年同期的一半。該花卉市場佔據全國70%的市場份額,是中國最大的鮮切花交易市場。

「2020年在黃曆上是一個很好的年份。結婚的需求不會少,只是延遲了,這會導致另一個問題——現在我要養着這批閑置員工,但到了下半年結婚潮的時候人手又不夠。」祝贇說,到時候哪家公司有足夠的人才儲備,就會活得更好,前提是得扛過這幾個月。婚慶行業本身是一個「螞蟻市場」,集中度不高,一眾小微企業恐怕熬不過這個春天。

同樣依賴線下門店的還有大批婚慶公司。百特婚禮的負責人祝贇在接受《財經》採訪時稱,公司2月和3月將損失300萬利潤。「婚慶是以家庭為單位、重決策型的服務行業,如果只是線上聊聊,客戶無法想象自己的婚禮會做成什麼樣子。他們需要和我們見面,建立深度信任,才會決定下單。70%的訂單在線下門店才能成交。」

酒店、婚慶遭遇寒冬除了玫瑰,燭光晚餐和酒店住宿也受到疫情限制,相對應的餐飲和酒店業同樣遇冷。根據「去哪兒」提供給《財經》的數據,受疫情影響,今年2月14日前後各旅遊產品熱度大幅下降。國內酒店預訂人數較去年同期下降95%。

今年2月14日,你收到玫瑰花了嗎?

「往年從大年初四一直到2月14日都是婚慶的旺季,會做很多促銷活動,營收確實收到很大影響。」她表示,全國一共有數百萬婚慶公司,目前需要快速恢復無接觸經營。婚禮紀藉此時機推出「雲備婚」活動,為一線醫務人員、軍人提供「免費定製婚禮」,同時幫助商家精細化管理線上虛擬店、開通快速入駐通道。

春節期間,人們多宅在家裡,計生情趣產品的剛需逆勢上揚,「安全套大賣」不只是一個玩笑。京東提供給《財經》的數據顯示,常住地在北京、上海、廣東、福建的用戶,春節期間計生情趣產品成交額增長較快,其中福建和廣東的漲幅分別達231%和196%。這些訂單主要發往用戶回家過年的地區,導致來自非常用地址的訂單增幅超過了常用地址,從側面反映出年輕人延遲返城的現實。

「安全套大賣」不只是一個玩笑,還有哪些意想不到的逆勢上揚?

今日关键词:湖北战时奖励机制